運費上漲300%!高運價將持續到明年2月,集裝箱船延誤創紀錄!山東一諾生物質材料有限公司 | 糠醇 | 四氫糠醇 | 2-甲基呋喃 | 2-甲基四氫呋喃 | 糠醛

歡迎訪問:山東一諾生物質材料有限公司!中文 / English

資訊中心

公司資訊

資訊詳情


運費上漲300%!高運價將持續到明年2月,集裝箱船延誤創紀錄!

作者:山東一諾生物來源:瀏覽次數:218日期:2020-12-23

“在過去,運往南美的集裝箱運費最多爲3,000美元,這是天價。但現在,即使你支付6,000美元,也不能保證你有艙位。如果得不到一個集裝箱,就不能運送東西,這時候就更別提尾款了...這一情況確實影響了不少企業的現金流。”

港口擁堵、缺箱進一步加劇,高運費在經歷1萬、1.35萬、1.6萬美元仍在持續上漲;全球航運、貿易繼續承壓!

日前,一些貨運代理和承運商表示,目前運費還在持續創新高,亞歐航線的運費已高達14,000美元。另外,從亞洲到南美東海岸的貨運需求激增,將使集裝箱運費至少在明年2月前保持在創紀錄的高位。

南美貨代已收到的1月份從中國到南美東ECSA港口的1萬美元左右報價。

“我們的中國代理商告訴我們,他們預計2月份春節假期前的幾周內,每FEU的運費將在8,000-9,000美元左右。”巴西貨運代理和無船承運人Ocean Express的主管Mauricio Fisch表示。Ocean Express是總部位於美國的HTFN多式聯運物流協會在巴西的唯一會員。

總部位於巴西伊塔雅伊的貨運代理Royal Cargo的負責人Carlos Fuchs確認,12月份每個集裝箱的費率水平爲7,200-7,800美元。

此外,他說:“我認爲從中國和東南亞到ECSA的費率將一直保持增長,直到農曆新年,然後由於交易量的下滑而開始下降,儘管一些人認爲,高運價至少會持續到3月。”

但是,也並非運價越高,託運人就能得到越好的服務,近期船舶的準時到點率是越來越低。

日前,總部位於哥本哈根的航運諮詢機構Sea-Intelligence發佈了11月份全球班輪業績表現報告《Global Liner Performance Report》。調查發現,全球34條貿易航線的平均運輸班期可靠性降至50.1%。

這是自2011年Sea-Intelligence有記錄以來,全球得分最差低的一次。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很大,在2018年11月和2019年,航運公司的可靠性要高得多,分別爲75.5%和80%。

來源:Sea-Intelligence全球班輪業績表現報告11月

其中,在10月至11月,亞洲-美西海岸及亞洲-美東海岸的準點抵港率分別爲28.6%及26.4%。

在情況變得更好之前,可能會變得更糟。Sea-Intelligence首席執行官Alan Murphy說,春節前的高峯期,可靠性可能會在1月之前跌至新低,特別是考慮到當前的集裝箱短缺情況。

■ 不仅更多的延迟,而且更长时间的延迟

對於託運人來說,變得更加糟糕。這不僅僅是因爲延誤變得越來越頻繁,而是延誤的時間越來越長。

據Sea-Intelligence計算出,11月遲到船隻的平均延誤時間已升至5.1天。這比8月份的平均延誤時間4.51天增加了11%。

來源:Sea-Intelligence全球班輪業績表現報告11月

Sea-Intelligence所記錄的延誤天數最高歷史記錄是在2015年1月(5.5天),當時是由於美國港口的工人罷工行動。

即便如此,2020年還是很突出的,自2020年4月以來,每個月的平均延誤時間都創下了該月份的最高紀錄。

其中2020年5月份的延誤峯值是5.48天,但5月份的情況則有所不同。在今年第二季度,航運公司取消了前所未有的航班,運營中的船隻較少,儘管5月份的延誤時間更長,但當月的船期可靠性已回升至74.8%。

相比之下,11月遭遇了最壞的情況,船期可靠性更低,延誤時間更長。

■ 航运公司准班率情况

Sea-Intelligence還按承運人的日程安排進行了船期可靠性分析。

在11月份Hamburg Sud排名第一,船期可靠性爲61.5%。排在前五名的分別是:馬士基航運公司(56.2%),達飛輪船(53.7%),萬海(51.9%)和MSC(50.9%)。

另外,船期可靠性最差的是HMM,僅爲32.2%;船期可靠性倒數的還有陽明(35.6%),ONE(38.1%),PIL(39.7%)和長榮(45.1%)。

來源:Sea-Intelligence全球班輪業績表現報告11月

■ 船期可靠性下降可能会持续

Murphy警告說:“由於全球港口普遍擁堵,航運公司至少要到春節纔會釋放運力,航運的船期表可靠性可能要到2020年第二季度才能得到改善。”

除了運力之外,集裝箱服務可靠性的恢復還取決於港口。

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的Lars Jensen在一篇帖子中寫道:“現實情況是,由於新冠病毒的影響,需求突然激增,許多港口都大量積壓着貨物,港口擁擠導致大量的等待時間,船舶延誤的時間也就更多。”

所属类别:公司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