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月內非法傾倒危廢30次,揭跨省排污的“生意經”山東一諾生物質材料有限公司 | 糠醇 | 四氫糠醇 | 2-甲基呋喃 | 2-甲基四氫呋喃 | 糠醛

歡迎訪問:山東一諾生物質材料有限公司!中文 / English

資訊中心

公司資訊

資訊詳情


5個月內非法傾倒危廢30次,揭跨省排污的“生意經”

作者:山東一諾生物來源:瀏覽次數:109日期:2021-01-18

跨省排污“生意”給鄉村埋下“生態炸彈”

有的將1124.1噸硫酸鈉廢液,分30次從浙江運輸到江西浮樑縣山窪處傾倒;有的將6罐車具有危害成分的廢液從江蘇運至江西峽江縣,傾倒至鄉村水塘……近一個月以來,江西宣判了多起跨省傾倒危廢案件。

隨着社會經濟發展,我國危廢產生量逐年增加。根據生態環境部發布的數據,2019年,全國196個大、中城市的工業危險廢物產生量爲4498.9萬噸,醫療廢物產生量爲84.3萬噸。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調查發現,在大部分危廢得到科學有效處置時,也有少部分危廢被跨省非法傾倒、掩埋。這些危廢猶如“生態炸彈”襲擊鄉村,既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又產生了鉅額的環境修復費用。

針對非法跨省排污亂象,受訪專家和業內人士指出,既要堅持零容忍、嚴打擊,更要注重源頭治理和長效機制建設,堅決防止“生態炸彈”破壞美麗鄉村。

5個月內非法傾倒危廢30次

洞口村位於“國家級生態縣”浮樑縣,是贛東北一個山清水秀的村莊,一條清澈的小河從中穿流而過。

2021年1月4日,村民們在等待兩年多後得知,曾給洞口村造成巨大污染的一家浙江企業被判賠300餘萬元用於生態修復等,6名相關人員還因污染環境罪被判刑。

村民饒桂生是這起污染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他家距河邊只有一二十米遠,小孫子常常在河畔嬉戲玩耍。2018年7月份的一天,小孫子的皮膚突然多處起泡,並逐漸潰爛,醫生診斷之後認爲是皮膚中毒引起的。爲了給孫子看病,他家花去醫藥費近萬元。也是在那段時間,洞口村的村民發現有外地車輛在村莊附近傾倒不明液體。

“我們用的山泉水突然開始冒起很多泡沫,發出刺鼻的氣味,河中的死魚死蝦越來越多,有村民懷疑是河水被污染了。”饒桂生說。

村民們開始着手調查污染源。“有一天凌晨,我跟蹤到一輛浙江牌照的大罐車,發現它在排污水。於是,我立馬打電話叫了四五個村民將大罐車攔住並報警。”洞口村村民商冬華說。

很快,環保執法人員和公安民警根據村民提供的線索鎖定了犯罪嫌疑人。2018年8月,浙江海藍化工有限公司生產部經理吳某民以及吳某良等6人被刑事拘留,其中4名浙江人,2名江西人。

浮樑縣法院審理查明,2018年3月3日至同年7月31日近5個月時間裏,這夥犯罪分子連續作案30次,共傾倒硫酸鈉廢液1100餘噸,給當地生態環境造成了巨大損害。經檢測,槽罐車內的硫酸鈉廢水中,疊氮化鈉含量爲2096mg/L,遠超3mg/L的標準值。親水而居的村民,不得不重新尋找水源打井取水。

隨意傾倒污染物,既破壞了環境,還產生了鉅額的修復費用。經環保機構鑑定,浮樑縣兩處受污染地塊的生態環境修復總費用爲216.8萬元。

2020年12月29日,江西省撫州市東鄉區也宣判了一起跨省非法運輸掩埋醫藥廢物案件。來自江蘇、浙江等地的四名男子爲獲利竟然從湖北運輸醫藥廢物到東鄉區掩埋,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

記者近期來到受污染地塊,這裏曾掩埋了約120噸醫藥廢物,大量危廢泄漏而出,產生大量揮發性氣體。雖然污染物兩年前就已被轉移處置,但空氣中依然飄散着刺鼻的氣味。

“2018年6月,我們到達現場時聞到化學藥品的氣味很濃烈。相關部門經檢測後發現,填埋場地檢出的鎳、苯、三氯乙烯、乙苯均具有毒性,其中總石油烴超標準值306.94倍。”撫州市東鄉區生態環境執法監察大隊長李偉說。這起跨省排污事件發生後,當地政府積極開挖處置這些污染物,已花費近300萬元。而據有關部門的評估,後期生態修復費用還需500多萬元。

跨省排污的“生意經”

記者調查發現,當前跨省排污已形成一條日漸成熟和隱蔽的產業鏈,從產廢單位到業務中介,從運輸接應到掩埋處置,各環節環環相扣。

——層層轉包賺差價,危廢處置價格遭“剝皮”。4000元、2000元、1000元、500元,這4個數字背後是一條跨省非法轉移處置危廢的層層轉包鏈條。“從產廢單位到業務中介再轉手給填埋處置方,經過層層轉包後,一噸醫療廢物的處置價格從4000元被壓縮到只有正常價格的八分之一,最終只能靠非法傾倒來賺錢了。”撫州市東鄉區人民法院法官陳芳說。

——非法承攬處置業務,隨意傾倒坑害鄉村。在跨省排污案件中,絕大部分承攬危廢處置生意的企業都無危廢處理資質。在浮樑縣跨省排污案件中,吳某民明知吳某良沒有處理廢水資質,依然將公司產生的硫酸鈉廢水交由吳某良處理。根據同夥的供述,有一次在浮樑縣傾倒硫酸鈉廢液後,他們曾將這些廢水樣品送檢化驗。化驗結果表明,就污染程度而言,這樣的50噸廢水可以抵得上1萬噸生活污水。有同夥告知吳某良這一檢測結果,但吳某良仍堅持要將這些廢液運到浮樑縣進行傾倒。

“由於犯罪分子沒有處理危廢的資質和手續,他們就用普通的貨車或者槽罐車裝運危廢,有時在深夜把危廢運到兩縣交界處的荒山上傾倒,這樣很難被發現。”李偉說。

——內外勾結手法隱蔽,掩埋罪證逃避監管。在一些跨省排污案件中,犯罪分子作案手法日趨隱蔽,往往買通當地人帶路,將污染物傾倒在鄉村的山窪、河流等隱蔽地帶,以掩人耳目。例如,在浮樑污染案中,吳某良每次以1000元的帶路費,叫兩名江西籍同夥將負責運輸環節的李某賢帶到浮樑縣壽安鎮八角井及湘湖鎮洞口村的荒山上傾倒硫酸鈉廢水。

2020年12月17日,江西省峽江縣人民法院也宣判了一起跨省非法傾倒危險廢物案。犯罪分子爲了掩蓋罪證,竟將6罐車廢液直接傾倒至峽江縣羅田鎮眼頭村的水塘中。

走出“企業污染、百姓遭殃、政府買單”困境

受訪執法人員表示,面對這些外來的“生態炸彈”,他們有時防不勝防,在查處案件過程中面臨發現難、處置難、修復難等多重困境。

“這些犯罪分子作案手法隱蔽,很難抓到現行。而且由於不具備專業處置能力,他們採取無序傾倒方式,傾倒危廢數量大、品種多、成分複雜、危害性大,帶來開挖難度大、鑑定成本高、修復工程大等問題。”李偉說。

而在辦案法官陳芳看來,面對鉅額的生態修復費用,部分犯罪分子並無能力賠償,導致此類案件容易陷入“企業污染、百姓遭殃、政府買單”困境。

業內人士介紹,從整體來看,我國在推進固體廢物污染防治方面已取得積極成效。生態環境部發布的《2020年全國大、中城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年報》顯示,2019年,生態環境部組織開展了危險廢物專項治理工作,全國共排查400餘個化工園區以及2萬多家重點行業危險廢物產生單位和持有危險廢物許可證單位的危險廢物環境風險,消除環境風險隱患。相比2006年,2019年危險廢物持證單位覈准收集和利用處置能力、危險廢物實際收集和利用處置量分別增長1709%和1098%。

針對少數不法分子非法跨省排污亂象,受訪專家和業內人士指出,既要堅持零容忍、嚴打擊,更要注重源頭治理和長效機制建設。

首先,強化跨區域危廢轉移處置監管,建立部門和區域聯防聯控機制,加大違法犯罪打擊力度。專家建議,充分運用物聯網、大數據等技術,建立危廢智能監控平臺,讓每一種危廢都有一個“源代碼”,每一次轉移軌跡都可追溯,實現轄區內危廢底數清、去向明。

其次,通過技術提升,從源頭上減量減排。“一方面,對危廢的綜合利用和處置進行‘提質擴容’,促進專業化、規模化、資源化利用處置危廢;另一方面,鼓勵企業推廣清潔生產,從原料選擇、工藝設備改造提升等方面節能減排。”上海一家環保中心的業內專家說。

此外,普及危廢知識,提高環保意識。在陳芳看來,許多污染環境犯罪行爲人對危廢和自身行爲後果認識不足,往往因爲蠅頭小利,而給社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要進一步普及危廢污染防治知識,做好法律法規政策解讀,增強公衆法制觀念和環境保護意識,共同守護生態環境安全。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 作者:賴星、閔尊濤、張璇,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所属类别:公司新聞